E读

E读

精品美文阅读网

午夜的汽笛
村上春树 女孩问男孩:“你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?”少年想了想,用沉静的声音说:“半夜汽笛那个程度。”少女默默地等待下文—里面肯定有什么故事。“一次,半夜突然醒来。”他开始讲述,“确切时间不清楚,大约两三点吧,也就那个时间。什么时
男人眼中的女性美
王小波 从男人的角度谈女人的外在美,这个题目真没什么可说的。这是一个简单的、绝对的命题。从远了说,海伦之美引起了特洛伊战争;从近了说,玛丽莲·梦露之美曾经风靡美国。一个男人,只要他视力没有大毛病,就都能欣赏女人的美。因为大家都有这种能力,所
忘却
亦舒 是不是累,不是;又是不是疲倦,也不是。是否伤心,也不对;那么,是不是气恼,非也非也。是什么使一段感情褪色到完全淡出?是天然的忘却。最新进的电脑有忘却功能,一件讯息,久不为主任所用,会自动洗掉,腾出空间给新资料。人脑当然一早有此功能,感
北平的零食小贩
汪曾祺 北平人馋。馋,据字典说是“贪食也”,其实不只是贪食,是贪食各种美味之食。美味当前,固然馋涎欲滴,即使闲来无事,馋虫亦在咽喉中抓挠,迫切的需要一点什么以膏馋吻。三餐时固然希望青粱罗列,任我下箸,三餐以外的时间也一样的想馋嚼,以锻炼其咀
雅舍
梁实秋 到四川来,觉得此地人建造房屋最是经济。火烧过的砖,常常用来做柱子,孤零零的砌起四根砖柱,上面盖上一个木头架子,看上去瘦骨嶙嶙,单薄得可怜;但是顶上铺了瓦,四面编了竹篦墙,墙上敷了泥灰,远远的看过去,没有人能说不像是座房子。我现在住的